白寒雀--真初三狗冲刺长弧qwqqq

生命不歇挖坑不止/文风奇诡/文笔不佳/不怕骂不怕怼/欢迎指出我的错误。

在学校取的景。
踢足球时躺倒在草地上,对着球门的练习照。
P2是原图,P1是高p产物(笑)
是何等美妙的夕阳啊——可惜原图是夏季午后拍摄,没有这样沉重而温柔的光阴感,所以p过图的,可能还有点夸张。

心直口快刘白告(皓辉/昊翔原著向)·1

脑洞源自原著离恨剑那几章

叶:“你以为你换个职业我就认不出你了吗?”

皓:“对,你认不出。”

叶:“不,我早已看穿一切。”


时间线第五赛季,私设那时夜辉刚刚上任会长一职。


PS:游戏技术胡编乱造,主要是我现在只玩单机和mmorpg,DOTA都没怎么玩过,更别说网游了,我打字都不会盲打(。)所以只能胡编乱造。


chapter.1/人生若只如初见,重新来过最划算


    刘皓其实也想耿直地揪住叶修——哦那个时候还叫叶秋的嘉世队长的衣领,对他骂一句我吃柠檬。

    奈何生活所迫,刘皓少年不得不长成一边摆着假笑应酬一边在脑内对着叶秋狂扎稻草小人的成年男性,就像九块五一升的油价对比起才一百多一张的知名唱见专辑一样令人骂娘,没办法,现实总比梦想费钱。而彼时来嘉世追求梦想却被现(叶)实(秋)用“没有把心思放在提升实力上”的话语扇了个大嘴巴子的刘皓并没有放弃自己的心直口快计划——他跑到嘉世门口的小卖部买了张账号卡上荣耀开了个小号。

    满腹怨怼的精致男孩刘皓脸都没捏,职业随手点形象随机出,屏幕上的狂剑左边头发全绑到后脑的小辫子上,右边刘海放下稍稍挡住右眼,颜色还是嚣张又酷炫的金红挑染,连眼睛虹膜颜色都是阳光下能闪瞎一片人又闷骚的银灰色。

    很好,张扬帅气符合形象,给荣耀随机系统五星好评。

    于是在荣耀第七区开服一小时后,性格被人为设定的狂剑角色“一叶之咕”成功地加入了人挤人挤人大队中。

    ————嗝儿————

    都说新官上任三把火,陈夜辉刚刚被现(叶)实(秋)打完以“不适合当职业选手”为名的大嘴巴子就被安排到公会会长的位子上,只得把怨气囫囵吞下,接下要回象牙塔读研的实际年龄比他还小一岁的前辈的技能书,去新区开个荒了解民情。

    于是荣耀第七区刚刚开服后,金发蓝眼系统脸的战斗法师“长枪所向”开始试图在人挤人挤人的状况下挤出通往新手任务的路。

    好不容易做完任务升到可以刷副本的级别已经是一个小时后了,陈夜辉暴躁脾气也被无穷无尽般的队伍消磨大半,找到一起开荒的公会部人员快速注册了嘉王朝公会后还得去抢副本首杀,首杀后记录也得刷上去,新手会长陈夜辉忙得头昏脑涨,到可以放松的时候天边已经隐隐透出光亮,他控制着长枪所向逛地图,荣耀里夜猫子不少,更别提新区开服一向选在零点,所以主城街道上依旧有着不少玩家,一眼望去只见个个角色都顶着一头五颜六色的杀马特发型,也有一心抢时间进服随机到个绿色头发顶着欲哭无泪的,当真是——瞎眼睛瞎到极致。

    陈夜辉本来打算熬夜回顾新手教程和副本攻略,一看这阵势暗叫不妙,果然被那五彩斑斓一通轰炸后眼睛开始发酸,显然是有点撑不住了,他连忙把长枪所向带到城郊挂机打怪,自己坐在电脑前做眼保健操,刚刚按完四白穴无意睁眼,屏幕视角里就出现了个拿着白板重剑的狂剑砍掉被长枪所向杀成血皮的小怪,重剑剑锋砍死小怪后来势不减,把战法砍得向后退一步,同时左上角血条也下降了一点。陈夜辉一看,顿时蓄力一晚上也没过半的可压缩怒气值就破百了。

    “个小猪崽抢怪就算了还带杀人啊???仗着新手保护机制和身上啥都没有不怕红名被爆是吧???”陈夜辉操纵着长枪所向跟身前那个金红挑染还扎着小辫子风骚又狂气的狂剑打上,全然忘记自己还需要端着会长的身份装逼所以要先关麦再骂人,“……妈的今天就算诸事不顺也轮不到被个崽子砍死……”

    那狂剑被扎一矛还愣愣站在原地,像是有点不明白挂机的角色怎么突然来砍他了,被扎第二次时终于反应过来,挥着重剑堪堪挡下长枪所向的攻击,与其打在一起。打着打着陈夜辉怒气值下降到安全水线,盯着对面的操作琢磨,觉得那狂剑貌似有很多次技能键习惯性按到错的地方,但看他PVP习惯又不像玩过其他网游的荣耀小白要么1234按顺序打技能,要么仰仗一开始能打一点的连击玩CD流,很多剑系老玩家才会懂的套路他都在用着——就像现下狂剑角色几乎与战斗法师攻击僵直后被技能眩晕同一时间出现的向后退步抢技能CD的技术,光是这个意识就足以证明这狂剑绝对不是新人,他一个落花掌推出狂剑最后一丝血皮,若有所思地盯着死亡角色的ID——“一叶之咕”。

    不得不说,这个一叶之X式命名在第三赛季被疯狂效仿,陈夜辉入坑荣耀大法也是因为第三赛季嘉世登上巅峰,一叶之秋斗神之名传遍大江南北。彼时的陈夜辉正迎来迟到多年的中二期,看屏幕上身穿暗色铠甲的战斗法师一杆却邪挑破黑色咒术、席卷漫天繁花,再与拳皇一战封神,全身暖热的血液都冲到大脑燃烧起来。也幻想过赛场上意气风发,手中持着那黑甲战神的账号卡,与手下败将谈笑风生——

  ——然后一腔热血的少年郎就被现实赏了个大嘴巴子,一天之内就要从还可以做梦的年龄回归到大人的世界。

  什么世道啊!陈夜辉为自己骂了世界的恶意一句,捂着心上伤口对还没回城复活的狂剑发了个文字泡。

  “少年郎,看你ID像是我们嘉世队长的粉丝对吧,要不要公会大法一下啊?”


  我们这里的中考放榜日是杰西卡的生日(。)今年是好像去年也是(。)整个人都不知道是该为杰西卡生日而开心好还是为相熟的学长学姐担心好(。)特别今年我这只准初三狗还要看生地会考成绩……
  我就有了大胆的想法(。)
  杰西卡是负责给中考考生加持幸运buff的神明什么的,然后吸收buff多少看考生通灵体质,就是“考的全会,蒙的全对”考生负责前半句老王负责后半句,然后高考神明是老叶,乐乐作为一个体质转变的考生从中考时buff全吸收到高考时被老叶加持的buff全变成debuff,在天台打着伞吹风的时候被误认为要自杀,然后一不小心被真的要跳楼的学生拐带着摔死。阎王老韩目睹事件经过就把乐乐带回地(ba)府(tu)变成了负责劝阻学生自杀的(fu)神(dao)官(yuan)什么的(喂把乐乐写这么冤真的好吗)
  然后神明们的主要信仰来源就是其神官聚集地什么的【微草中学教师队、兴欣高考补习班、霸图心理咨询室……】
  大概比较偏无CP向吧,然鹅我一个准初三坑货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填坑……

【皓辉】戒指

  ☆无名友人再次出现
  ☆私设皓辉第九赛季定情
  ☆一句话昊翔
  ☆原梗地点在国外某广场,不晓得是哪个,所以写了私设的极光冰湖。

  “他们去极光湖干嘛?那地方的冰都快被全世界的配对踩成水了吧?”
  我仿佛能看见无线网络信号另一头孙翔的黑人问号脸。
  对啊!孙翔都明白的消息怎么那两个眼里只有色没有义的家伙就不明白呢!我痛心地想着,好歹两个都是人精咋一谈恋爱就从人皇变智能人格了呢!
  实际上在刘皓邀请我和他们一起来这里时我也是这样的表情并且非常拒绝,因为我并不想发亮,就像我家新买的台灯里那颗据说使用寿命极长的灯泡一样。
  是的,他们。刘皓和陈夜辉。
  一对甜甜腻腻亲亲密密粉红气泡爱心气场的(不管多久都是)热恋期的情侣。
  比较重要的是,虽然真的已经在一起快一年多了,但他俩还没定上下,即,虽然已经用手互♂相♂帮♂助过了,但没有真枪实弹地上过,于是我的发小刘皓准备求个婚然后趁着月黑风高定情夜上个本垒——当然他并没有想过陈夜辉也有左位的自信。
  这就是我答应刘皓一起来的原因。
  导致他俩没能上本垒的原因很多,十赛季嘉世从头再来,陈夜辉作为材料第一生产线,忙得差点把闻理的宿舍当成刘皓的闯进去,刘皓拉扯着呼啸的烂摊子,一不小心自 己又扯吧下了一块烂布,索性把遮遮掩掩的破布丢了横冲直撞,他这人留心眼留习惯了,就算冲也冲得瞻前顾后,还是忙不过来。耽搁着耽搁着,左右位这种一般俩直男处对象都特在意甚至为此冷战吵架的问题就被丢进了墙角,虽然我觉得刘皓这种走错一步就成病娇的性子被压貌似还 挺带感,奈何之前吃脏脏包时夜辉儿的笑容太感化人心加上童年时代被心机boy幼皓坑过多次,让我无法想象他压着刘皓时的样子,我倒是不担心我智商直线下降的发小一朝左变右。
  我就是担心他俩吵架,虽然夜辉儿对皓皓一直都是忠且微怂的态度,但是陈会长身份buff加持下骂人那叫一个绝,不难看出他脾气也不是特别好,也就是爱情驱使自己给对方加上秦岭至淮河一线全长那么厚的滤镜而已。说到这点的话刘皓也是,明明知道陈夜辉做料理时越简单的越调不好,硬是喝光了人家一不小心调出来的一壶柠七,还是柠檬汁到最后还是放多了半杯的悲剧产物,可能真的只有有秦岭至淮河全长那么厚的爱情滤镜的甜党才会面不改色地喝下酸×1.5的柠七了。
  我托着下巴坐在冰湖边叹气。
  所谓情侣浪漫圣地在冰湖被踩松了一圈后人流量总算变少,比起前些年拥挤着来这里看极光许愿的算是好了不少,陈夜辉和刘皓挤在一起披着一条黑色毛毯等极光,我百无聊赖地靠微弱的信号骚扰最近慢慢和我熟起来的孙翔,八卦他和唐昊的感♂情♂生♂活,被拉黑以后更加无聊地盯着前面的小情侣,感到有点困倦——平时这个点我已经上床睡觉了,更何况这个地方和中国不在一个时区,我连时差都没法倒一倒就被拉过来等极光,哦天哪心好累……
  不知是哪位神明听见了我的抱怨,天空上开始折射出淡绿色的光,连成一片,色泽和规模都足够惊艳,像是有画师用水彩在天上画了单色渐变的光芒,迷幻而艳丽。
  ——直到前方传来一声小小的惊叫,把我从恍惚中拉出来。
  刘皓毫无预兆地单膝跪在陈夜辉面前,手上灰色绒布材质的小盒子打开,银色的指环中间一道橙红色环绕——不用看我都知道它的款式,那是按照我那堪称灵魂画手的发小唯一一个成功表达想要画出的事物的图纸设计出来的物品。
  我把早就调试好并做好防寒防水防酷暑的相机拿出来对着他们录像。
  金发青年披着黑色毛毯,捂着嘴激动得什么都说不出来,随即把腰上的运动挂包拉开翻找着什么,然后拿出了纯黑的小盒子——它在背光的环境下几乎看不见——打开,露出里面纯银戒指上缕空设计的“H”字样。
  ——天啊这对笨蛋情侣。
  我抬起相机挡住脸,刘皓蹲在地上忍不住笑,右膝还触碰着冰面,陈夜辉捧着小盒子不知所措,最后大跨步过去抱住他。
  我把录像保存好,对着围观群众中背包上挂着暗无天日挂件的女孩子竖起食指挡在嘴边,她一副混乱的表情,对我点了点头。
  我低头又看了一眼录像,水天一色倒映极光,那枚戒指上的橙红色成了唯一的暖色调,耀眼得像那天陈夜辉的笑。
  ——这么说起来的话,现在在皓皓的戒指内部补刻一个H*2应该不算晚吧?
  我在内心画了个十字。

【皓辉】你们家的皓月清辉都这么emm吗—1

☆人设点击下方【皓月清辉乐队男团】tag获得
☆人设很重要所以请一定去看
☆不要脸地给皓皓当生贺(你别又坑了)
☆时间线:男团刚刚赶出了第一首歌,正在筹备专辑,皓辉革命友谊已结成,尚未友达以上,团里四人关系一般,老韩是默认的队长。

☆OK?撒,一狗!
——————————
  陈夜辉抽走刘皓手上画着五线谱和凌乱音符的A4纸,揉吧揉吧随手一丢,一不小心打到了刚进门的月中眠。
  刘皓写着的曲子卡在副歌正憋着火,这会儿脸色黑得能跟韩文清拼上几个回合,还是说不准谁能赢的那种。
  陈夜辉,多精一人儿啊,瞥着桌上曲谱纸乱得跟狗窝似的就知道咋回事了,搁平时吧给刘皓骂一会儿也没啥大事,人心疼自个儿消停了说不准还能给他找找灵感。
  “皓哥,皓哥,先别开火,”月中眠看人脸色不好,赶忙把地上纸团捡起来,向房门努努嘴,“外头有点麻烦。”
  刘皓果然没有发怒,虽然脸色还是黑着的:“外边怎么了?”
  “上头不是打算专辑写完一半再放消息,就算没有准备好歹能做张迷你专辑捞钱,上次出的歌也是营销拿来吊胃口的,但是吧,”陈夜辉说着表情禁不住扭曲了一下,“皓哥你和韩哥的粉也太给力了……就放了十几秒也能认出你俩。”
“就这?”刘皓揉了揉额头,“打死不认不就行了,难不成就凭声音还能认死?”
  “之前是可以的,但是吧,不晓得哪个黑粉看见了还带动一群黑全体宣扬,这都上热搜了,这个时候不认,正式出道又是你俩复出,”陈夜辉无意识地揉着衣角,“这一闹起来,对谁都不好。”
  月中眠性子直,弯弯绕绕的东西听着头痛,把手机从口袋里抽出来翻了翻微博,得,主页炸开一片,QQ悬浮窗不断弹出来,全是列表一群损友损他没出道就摊上黑粉这事儿,他随手群发了句事情闹大了没心情聊,正准备下线却看见聊天界面里又蹦出个红点。
  娶不到叶修不改名/会长:woc
  娶不到叶修不改名/会长:小月月你跟刘皓他们一起出道???
  娶不到叶修不改名/会长:TSUKI放了点消息的那个男团???
  月中眠一脸懵,他看了看刚刚群发的消息,没毛病,又翻了翻往日说说,没暴露,那为啥叶修后援会会长会知道这事儿?
  陈夜辉看他盯着手机屏幕一脸不可置信,凑过去一看,下了结论:“现在这事儿就是叶修脑残粉搞出来的,搞事不说还发后援会群里了。”
  刘皓也凑了过来,闻言不禁心头火起:“我不就是因为嘉世早餐面里加白醋还是酱油跟他吵了一架然后被拍到了吗?!往本来就特意熬到味重让面条入味的面汤里加酱油怎么想都是异端吧!”
  月中眠挠了挠头问刘皓之前跟他谈叶修时不是说咸甜不共戴天嘛为什么吵架是关于酸和咸的,逻辑不对啊。
  刘皓脸色不善地回复他说,张家兴家里秘制的白醋是酸甜的。
  月中眠一脸惊奇:“醋还能弄成酸甜的?”
  “不能的话你带过来的辣椒白醋是怎么做的?”陈夜辉瞥了眼月中眠手上手机的屏幕,“……小月月?”
  “我靠,”月中眠表情瞬间扭曲,“别叫我小月月啊!”
  刘皓摸着下巴思考:“这个称呼有点耳熟啊……这不是叶修在嘉世开直播时挑到了回答问题的网友然后因为ID太长就取的昵称嘛……原来你就是那个叫‘月色真美我们去捡肥皂吧’的网友啊……”
  “哦对,”陈夜辉手一拍,“我也看见了,还在想这是哪个逗比取的ID名,原来就是你啊眠儿。”
  “眠儿也不要叫!搞得我很像某经典小说魔改的热播玛丽苏剧的女主角一样,”月中眠显然对这两个称呼耿耿于怀,抓着手机的右手一挥,“别讲了别讲了都是黑历史……”
  月中眠的手机突然振动起来,与人声比起来显得有些卡滞但更加磁性的女声传出。
  “Maybe sooner or later, I can fall in love with a leaf,Then in another future, I'll be able to love someone……”¹
  陈夜辉一看屏幕,来电显示着简洁明了的“会长”二字,月中眠把悬浮窗拉下来,在他们仨扯皮这段时间,这个敬职敬业爱偶像的会长刷了一个99+给月中眠。
  月中眠手一滑,正中间的光球被划向红色,音乐随即停滞。
  哦他///妈的shit,月中眠想。
  “干脆关机算了。”陈夜辉说着也把手机拿出来登上QQ,他之前在TSUKI本家做练习生现在回国的事只有亲友团知道,但为了以防万一他还是很干脆地把联系人里不知情的会长拖进了黑名单,一边刘皓更加暴躁,他们团里四人,anti粉最多的就是他,招黑的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跟叶修以及他一手带大的苏沐橙因口味相差极远而开始挑对方毛病,除了这个他们私交一般,而且在嘉世时叶修只唱歌作曲跑现场演出,其他商业活动歌曲mv全都不上就他顶着——连微博都长草……
  至少这样可以练出酒量?刘皓那时就经常苦中作乐地这么想,毕竟叶修这种喝RIO都能喝个八分醉的辣鸡实在让人气不起来……
  有什么怨气就去跟叶修拼酒吧!他绝对会爆出一大堆别人的黑料给你哈哈哈哈哈哈比八卦杂志还消息灵通啊哈哈哈哈哈哈←by叶修御用作词·某不愿意透露名字的游戏主播苏先生
  偏偏叶修这人支着一把让人耳朵怀孕的好嗓子,脑残少女粉多,一大部分还是不接受纯真的口味差异原因的中二期nc粉,一时间刘皓黑粉迅速上涨——并且现在还在稳定期。
  弯月的雪藏也有一部分原因,毕竟总有那么些相信女孩子被qj是因为她穿的太露的真脑残像相信以上原因一般坚持认为他被雪藏是因为人品有问题——被卷进弯月霸道总裁和呼啸钢铁直男之间的爱恨交织真是怪他呢???
  刘皓神色阴沉。
  刘皓超不淡定。
  刘皓……刘皓掰断了铅笔。
  陈夜辉把一打曲谱纸塞给他,拉着月中眠光速遛走。
  “所以说不定是塞翁失马?”月中眠在宿舍楼下的自动贩卖机买了瓶雪碧,拧开盖子一口吞了小半,陈夜辉瞥他一眼:“皓哥那个脸色……有预感是燃系战斗曲?”
  月中眠喝太快打了个嗝没停下:“嗝,说不定是叛逆复仇系吧,看皓哥一嗝直都很冷静心机,不过放弃在音嗝乐学院深造跑回来当明星……嗝,我也就知道三种人了嗝——”
  陈夜辉:“——瑞?”
  “我靠辉哥别玩梗了好吗,”月中眠呛了一下倒是不打嗝了,“两种人,一种久违的叛逆期,觉得呵我才不听你们的学下去我要回去当明星,第二种不喜欢待在那边磨炼,想早一点站在台前享受荣誉,第三种江郎才尽,怕丢脸回来混华语乐坛糊弄粉丝。”
  “比起我玩梗你直接吐槽华语乐坛emm的行为更不好吧……而且你把我们骂进去了诶。”
  月中眠大手一挥,装作自己特别豪迈地讲出贼怂的话:“没事反正咱还没出道不是,说起来辉哥觉得皓哥是哪种?”
  陈夜辉认真思考了会:“除了第三种?一二的糅合体吧……韩队?”
—tbc—
哈哈哈哈哈哈期中考后家长会翻车了_(:зゝ∠)_好的吧在接下来的38天里我都不会出现了……靠意念接手稿吧哈哈哈哈哈哈……
  以及¹处是滴蜡dalao的跨语种调教曲《Alive》,因为很对我口味所以就放上来给小月月当铃声了……
ooc请务必告诉我_(:зゝ∠)_虽然我暂时看不见

这张图的作者是谁啊?疯狂求助!求您了!请务必告诉我!

纠结于“到底买不买杰克啊”的零氪党.jpg

  今天抽到了杰克理发师的时装,正好玫瑰手杖上架,领完维护补偿发现可以买手杖,于是就很随性地买了,买完去匹配,刚准备完手机就闪退……
  等我登上去就看到了触电,跑过去追到一个园丁小姐姐,因为技术不好和这破手机老卡,整盘就打到人家一次,被同一个小姐姐遛满各种边边角角(雾化在小姐姐逃脱后才CD完毕……呜。)
  氪个金买下杰克的欲望瞬间消散. jpg
  别人家:呜四个园丁你是在为难我杰克,来来来杀三抱一吧……
  我:呜三个园丁小姐姐啊……小姐姐你别跑我就想抱一下你quqqq
  不是我不想抱是因为技术原因抱不了啊quqqq
  我超渣的,追小姐姐的时候只能保证不被木板砸到……
  传说中的男追女隔层山啊quqqq(跟这个没有关系吧(。))
  于是正式纠结于题目问题。
  毕竟我这么蠢又超渣,买了又抱不动小姐姐小哥哥,不买又对不起我用自创号以来攒下的碎片买的手杖……不说不定没有这个问题,毕竟我是一个坟头草割出血都遇不到鬼的超佛系咸鱼(这两个也没有关系吧(。)),总之很纠结了。

美院高手(2)

哈哈哈哈哈哈哈不行画面太美哈哈哈哈哈哈
君莫笑画室里怕不是要有各种奇怪的艺术生专用工具,颜料和画笔暂且不谈,斧头凿子啊抛光用砂纸啊什么的我觉得都可以有啊!(木质浮雕和建筑模型什么的)这么讲的话陶艺也勉强算是艺术类的呢)烧瓷高手哈哈哈哈哈哈(←你够))
虽然太太讲了蓝雨是雕塑系,但我还是私心觉得喻文州很适合陶艺,耐心是重点,手速反而次要(这么说的话黄少可能会更适合薄瓷装饰品,制型时手速没控制好会把坯子搞塌,但黄少的微操这么好一定可以控制好那个度的(不行一开脑洞就停不下来)

蛛网头:

2.C区47号

苏沐橙陪叶修走到学校门口,早已忍不住泪流满面。
叶修没有多说话,只留下一句:“复习一年,然后回来。”
苏沐橙含着泪,重重地点了点头。

雪花飘下来,这个城市并不常下雪。
这个冬天,好冷。

过了马路,叶修想找个地方躲避风雪,抬头时,却发现自己恍然已走到了一家画材店的门口。

兴欣画材店。

常年宅在学校的叶修,并不怎么出门,甚至不知道学校南门有这样一家画材店。
他突然想起自己的马克笔缺了一个常用色号,于是向前台收银妹子询问了货架方位。

“马克笔?在C区47号货架上。学生证打折。”收银小妹说。
叶修掏出学生证,向C区走去。

这个人......学生证已经作废了啊……收银小妹看到叶修学生证上的钢戳。

叶修走到C区货架时却不由一震,因为那里,坐着一个对着石膏像写生的女人,由于画得过于投入,女人高高扎起马尾一晃一晃的。她虽然长得很漂亮,但作画时,眼中却不自觉流露出杀气,下笔十分用力,几乎要把画板戳穿。

叶修打个寒战。

“靠!”女人突然怒喝一声,把笔摔到一边。

目睹艺术家发疯现场的叶修有点犹豫,到底还要不要在这里卖笔了。然后就听那女人问:“买东西?”
叶修点头。
“来选吧。”女人站起来,让出过道。

陈果非常郁闷。这个石膏已经画了五十二遍了,还是画不好透视。明明她也算业余美术爱好者中的大触了,开始画画也有五年时间了......然而,就是打不好这个阿波罗的形!

“老板娘!你画没收啊!那个人在改你的画!”陈果正想着,另一边传来熟客的提醒声,陈果一惊,立刻回头去看自己的画架。

只见那人捡起摔断在地上的炭笔,摘出摔断的笔芯,捏在指尖,津津有味地给陈果的画改起形来。
陈果还没来得及吼,就见那人站起身来:“好了。”
“什么......”陈果诧异,再一看画板,上面的阿波罗,已经变得栩栩如生。

未完待续

【监管者or求生者】双重人格·心理学教师:简·维纳亚

☆试着摸出些什么东西当党费(等等),想起新手教程里坐在椅子上的侦探变成厂长的那一幕,突发奇想,于是有了简。

☆为了区分两个人格,求生者用名简,监管者用姓维纳亚,毕竟简只是恶趣味,而维纳亚是简接受了倾诉者的阴暗后衍生的真·变态。

☆考前摸鱼更改,如有bug以后再【buni】

☆OK?撒,一狗☆

求生者人格背景:

  作为老师,简并不是一位很好的教导者,他乐于剖析周围人们的阴暗面并记录在案,当这个档案被发现,他被所有人联手打压,没有任何学校敢聘用他——此时他收到了庄园主的信件,为了获得新的身份和能够掩盖自己恶趣味的权利,简参加了这个游戏。

  姓名:简·维纳亚

  携带物品:除衣物外还有五张纸和一只水笔。

  外在特质:

☆1·心理测写者:在同伴校准失败或监管者开启技能后,简可以根据其行动画出监管者方圆30米内的狂欢之椅、密码机、箱子和地窖,并选择一位同伴与其共享,消耗一张纸,时限随简的受伤程度从8_4_2递减。

☆2·水笔:在笔写不出水时简会甩笔,每次触发心理测写者技能后十秒,简身边会留下显眼的墨水印,乌鸦因为墨水的臭味被惊动几率提升15%,但在这十秒内乌鸦不会盘旋在简头上。

☆3·debuff剖析:乐于记下同伴阴暗面的简并不很受待见甚至于会被嘲讽,在每次重逢后五秒内简因负面情绪爆发而无法使用道具和技能。

☆4·激励:作为心理学教师,简对症下药的正面影响能力极强,同伴在受伤时速度增加30%,倒地时自愈速度加快15%,被放上狂欢之椅的挣扎时间增加10%。

监管者人格背景:

  维纳亚知道简的存在——他非常乐于看到一个人被剖开所有秘密后的难看表情,也热衷于把这个癖好变成两人之间的共同话题——虽然简并不知道他的存在,而他们也无法共享记忆。而简掌握了这种能力却没有使用,在多次掌控身体留下纸条怂恿无果后,维纳亚把简锁死在脑海中,拿着档案向庄园主提出了申请——他开始追捕这些被简抓住了短板的求生者。

  技能:
☆讹传·一阶:使用分布在全场的扩音器报读求生者的阴暗面,全场求生者在技能持续时间内因心理阴影速度降低至受伤状态,技能时限为35秒,无法行动时技能被打断(空军的射击、木板砸头、手电筒照射、求生者被击打倒地后的攻击僵直等),打断后有十秒冷却。
简介:你听到了吗?那是属于你的秘密啊?

☆讹传·二阶:求生者的速度被削弱至行走状态,技能时限为30秒,打断条件除无法行动外增加:新的密码机破译后+大门电闸允许开启后被打断,打断后冷却时间取技能生效时间。
简介:被撕扯开的旧伤疤只是绝望的开端。

外貌:黑T恤黑裤子却搭了件白大褂,很是显眼,手里拿着厚重的铁质档案盒,上面星星点点的沾着暗红色的——铁锈?看起来令人不是很舒服。

  大概就这样,人设考试期间摸一发,可惜我的画风注定不是萌系木偶【←而且还很丑】

好想开坑……杀天和第五人格互换世界观那种……

如题。

杀天里的人不知为何都很适合监管者的角色,同时Ray作为求生者是非常合格的智商担当了,Zack的话不让他砍东西简直不可能(靠谱的成年男性开心地砸起了墓碑. gif),还是算了。Denny啊Cathy啊还有神父啊也是具有求生者本能和监管者潜质的双面属性(或许潜质和本能需要换一下位置?)

第五人格不说监管者,求生者里不适宜作为boss出现的有幸运儿、园丁、盲女和军官组,军官组里空军也是个成熟稳重冷静的boss型人物,她有点不好讲,佣兵的战争后遗症和对战争的厌恶是本质上的不适宜,园丁小姐姐温柔善良美丽可爱全游戏颜值担当不提供敌方位置,盲女无法离开手杖是战力上的不妥。组成小队闯关也不失合理。

就是个脑洞,毕竟我是个玩监管者都会突然一怂的超怕不自然力量的人,写不写得出来都不一定